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钓鱼岛

英国学者坦言西方政党衰落
2017-12-28 09:54:54   来源:   评论:0 点击:

12月16日-17日,首届全球话语与中国经验国际研讨会在上海社科院举行。本次研讨会由上海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主办,英国埃克赛特大学全球...

12月16日-17日,首届“全球话语与中国经验”国际研讨会在上海社科院举行。本次研讨会由上海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所主办,英国埃克赛特大学全球中国研究中心联办,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科学报》协办。来自英国、美国、法国等高校的学者与上海多所高校及科研机构的专家学者从政党、法治、民主三个层面进行了学术对话和交流。

 

上海社科院副院长王振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中共十九大提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发展目标和愿景,尤其是关于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两步走”设想,引发全球热议。我们很重视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也注重将中国的实践经验上升为新的理论。本次论坛搭建了中外学者关于中国问题研究的桥梁,可以拓展研究的深度和广度。上海社科院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所所长方松华主持开幕式。

 

来自英国埃克塞特大学的罗斯·卡罗尔指出,当前西方政党正处于比较虚弱的状态。首先是党员人数直线下降,他打了一个比方,“在英国,现在皇家鸟类保护协会会员可能都要比保守党党员多”。其次,选举的参与率也在下降,政党精英们现在要花尽心思组织各种各样的议程,他们也要为选举选择候选人,最后却往往是事倍功半。此外,新兴“异类”政党崛起,选民情绪两极化,政府合法性和认同度下降,这些都从不同方面表征了西方政党的衰弱。但是,与政党虚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政党的党派纷争和倾轧现象却在不断增多。党派纷争并不是一个新事物,在传统政治学研究中,一种观点认为党派纷争损害了政治秩序和人民意志,另一种观点认为党派纷争是人性的正常体现。对此,罗斯·卡罗尔认为,不是所有政党都追求私利,但仍应防止“结党营私”的现象。

 

上海行政学院政党研究所、上海党建创新研究基地主任刘红凛教授认为,应将党派纷争置于不同国家、不同政党的历史发展经验中考察。基于不同历史发展和政党认知,不同国家、不同政党的治理观念也不同,模式和方式也存在差异。现代政党政治至少有三套规范体系:一是国家法律规范;二是政党内部规范;三是社会规范。中国共产党的治理模式和生成逻辑不同于西方,它建立了中国的国家政权和政治制度,既是领导党,也是执政党,同时受到国家法律、党规党纪和民众要求的制约。中国共产党有自己的政治价值、政治原则和政治伦理,这种价值追求使它有别于那种只为赢得权力的政党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全球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殷之光提出,对政党政治的研究往往忽略了“国际主义”元素。面对现今政党政治逐渐走向衰落的困境,应追溯历史经验和资源,超越政党政治的局限,为其发展提供另一种路径。追溯历史,我们发现,每当人类面临一些共同困境之时,国际主义就凸显出来。中国共产党在自身发展历程中,也是不断将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相结合,力图建构更加平等的社会。国际主义与民族主义之间的辩证关联是中国共产党执政的道德基础,它使中国共产党超越国家界限,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先锋党。

 

尽管中国与西方的法律体系有所不同,但是与会者都认同“法治”是现代文明所追求的基本价值之一。

 

巴黎第八大学政治学教授伊夫·辛多默认为,从共性看,法治概念包含两层意思:一是合法性,即反对专断;二是统治者服从于法律,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此外,德语的“法治”还包含着另外三层意思:一是强调权力的层级,而不仅仅是分权制衡;二是强调规范的层级,这是民法的典型特征;三是突出人权。辛多默提出,当前应对法治概念进行区分,进一步明确哪些含义能够适用于现今的全球治理,哪些含义需要结合不同历史时期和国家进行理解

 

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国学所研究员梅俊杰认为,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到2035年,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和法治社会的任务。从研究角度看,完成这一任务需要解决三方面问题:一是法治与德治的问题。在中国法治传统尚未巩固、规则意识有待提高的大背景下,“依法治国、以德化人”应是更为恰当的原则。二是法治与法制的问题。两者最大区别在于法治更为强调有效约束执政者。这就要求切实做到依法治国与依规治党有机统一,实现从“法制”走向“法治”。三是法治与民主的问题。从长远看,法治需要健全的民主来保障,民主制度可以纠正法治的偏差,维护或恢复法治。因此,要做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逐步扩大人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建设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和法治国家。

 

对于民主的讨论,与会者也达成不少共识。国外学者大多认同,不能用西方民主概念来阐释中国的民主,中国的民主实践值得深入研究。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伊安·蒙克认为,与现在大多数人所认为的不同,在西方历史上,民主其实并不是一个好东西,后来人们给民主灌输了很多理想价值,使之成为“好”东西。当前,以代议制和政党竞争为主的西方民主制度,也可能在公民参与度低的情况中运转。他认为,民主实际上是精英相互竞争的制度,选举和代议制并不意味着直接民主。

 

华东政法大学副教授张飞岸提出,现今西方民主面临三重问题:作为精英选拔机制的无效性;作为回应人民诉求机制的无效性;作为国家治理机制的无效性。这三重无效性源于自由民主的内在矛盾:自由与平等、冲突与共识、竞争与统治。而中国的人民民主着重在国家权力中嵌入人民的主体地位,着重回答谁统治和为了谁统治。在这个意义上说,人民民主强调平等、回应和治理能力,强调民主的参与性和协商性,这可以为西方自由民主提供借鉴。

 

巴黎第十二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艾米丽·弗仑基尔谈到,国际社会非常关注中国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为这能够为西方世界相同概念的发展提供借鉴。她认为,中国的民主存在不少好的历史资源,比如孔子和孟子的仁爱思想,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强调社会和谐,等等。此外,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民主集中制、群众路线等,也有很多值得西方学习的地方。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副院长范勇鹏研究员强调,西方古典民主和自由民主更多强调的是民治(by the people)。中国共产党领导建立的民主更为注重民有(of the people)和民享(for the people)。西方民主的基础不是所有人的平等,这是西方长期施行世袭制,较晚走出血缘政治所导致的。尽管中国民主目前在程序上还不成熟,但民本理念保障了中国的民主制度朝着平等化、理性化等方向稳步前进。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郡智库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 http://www.xwsj.org。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英国 政党 学者 OA软件

上一篇:学者:以不动产登记数据明确房地产税开征范围
下一篇:学者郑保卫受聘广西大学:愿晚年为振兴民族地区新闻教育再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