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钓鱼岛

崇祯的皇后被偷梁换柱的历史真相----
2017-11-17 09:39:0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崇祯的皇后其实原本不会是周奎的女儿,就如同劉昭妃原本没资格参选万历的皇后一样,发生这样的错误都是因为背后的黑幕操作,令人愤慨的是这...

崇祯的皇后其实原本不会是周奎的女儿,就如同劉昭妃原本没资格参选万历的皇后一样,发生这样的错误都是因为背后的黑幕操作,令人愤慨的是这种本不该发生的错误不但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上演,而且因为史书被东林党篡改而导致世人不明真相而被谎言蒙蔽了整整390年!现在就让我带着大家一起来看看周后这匹本不起眼的黑马是如何通过黑幕操作获得了本不属于她的皇后地位的。

 

《胜朝彤史拾遗记》:“庄烈皇后,周姓。其先苏州人,徙居大兴。父奎,以医名,娶继妻丁氏,生后。家贫能操作,顾性贞静,居平不见齿。天启中,选信王邸妃,以后进。故事:宫中凡选婚,每选一,必以二副者陪,升即中选,皇太后幕以青纱帕,取金玉跳脱系其臂。不中,则以年月帖子纳淑女袖,而侑以银币遣还。时神宗劉昭妃,摄太后宝。而中宫之政,悉禀成于熹宗懿安后。懿安后疑后弱小,将及其次,昭妃力赞之曰:“今虽弱小,他日不长大耶。”因册为信王妃。万历六年立中宫时,随册为昭妃,于嫔嫱中最贤而有年。崇祯改元,上使之居慈宁宫,掌太后印,称太妃。周后之选,昭妃赞成之,以是也。”

 

《旧京遗事》:“烈皇后圣质端凝,少颀颀之美,张皇后钦迟之意见于色端。昭妃曰:今信王殿下,睿质方冲,黄花女得婚姻配合,自然长大,合得配信王。赞襄之下,乾坤因而定位矣。”

 

《思陵典礼记》“当(周)后入选,名在第三,张皇后特拔之。”

 

从诸多史料的记载中,我们了解到周后是进入信王选妃决赛三人中的最后一名----“名在第三”,皇后张嫣原本看不上排名最末的周氏,但最终却“特拔”周氏为准太子信王的正妃,导致这一出人意料的结果的关键人物是劉昭妃!值得深思的是:在选妃的半决赛中将周氏排名第三的是劉昭妃,而短短两天之后在决赛中极力劝说张嫣将排名最后的周氏特拔为正妃的还是劉昭妃!为何劉昭妃的前后表现会截然相反?这奇怪转变的背后究竟又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我在前文《万历皇帝被老女骗婚的可怕遭遇》已经详细讲过劉昭妃通过舞弊骗婚得以进入万历皇帝选后的决赛,窃取了本属于王恭妃的名位,虽然劉昭妃因无出众之处而不受宠,但由于在国本之争中呼应东林党,因此在朱常洛登基后,劉昭妃获得了以低品阶的侧妃身份掌管太后印的殊遇,居然还凌驾于品阶远高于她的郑皇贵妃之上。天启元年四月初三日,劉昭妃主持了为天启皇帝选后的第七关的半决赛,从50人中选出了张嫣、王氏和段氏进入第八关的决赛,“于是入选者仅五十人,皆得为妃嫔矣。是时司礼秉笔刘克敬总理选婚事,每见后,辄额首称叹,选冠其曹,引见神庙昭姬刘氏。(劉)昭纪方摄太后宝,亲召五十人与之款语,试以书算诗画诸艺,得三人为最上选。后及王氏、段氏也。(劉)太妃以状达于帝所。”“○风霾○日中有黑气摩荡,傍晚赤星见于东方,连日久矣。钦天监不以闻,御史徐扬先陈时事及之。  ○是日,元辉殿选定淑女三位。河南祥符县张氏(即张嫣张宝珠),顺天府大兴县王氏,南京鹰扬卫段氏备选。”

 

这里有个小细节要请大家注意:明朝的皇帝和皇太子选婚的第八关的决赛是由皇太后决定的,“宫中凡选婚,每选一,必以二副者陪,升即中选,皇太后幕以青纱帕,取金玉跳脱系其臂。”,为何天启皇帝的选后的第八关决赛是天启皇帝自己决定,而不是由掌太后印的劉昭妃呢?

 

这是因为辈分高的劉昭妃虽然掌太后印,但因为她不是真太后,只是品阶低下的侧妃,所以才会有“神宗劉昭妃摄太后宝,宫中之政悉禀成于熹宗张皇后”,其实际地位要低于当朝的皇后和皇贵妃。身份低于皇后的劉昭妃是完全没有资格选定天启皇帝的皇后的,但为了表示对掌太后印的辈分大的她的尊重,天启皇帝让劉昭妃负责为他选后的第七关的半决赛。

 

同样,在为信王朱由检选妃中,掌太后印的劉昭妃同样也没资格主持准太子选妃、换言之未来皇帝选后的决赛,最终主持决赛的是天启皇帝的皇后张嫣。依照五年前天启选后的前例,劉昭妃负责的是信王选妃的半决赛。

 

我在前面的文章《骗尽世人的明朝最美皇后张嫣的选美真相》中已经细致的解析了张嫣的上位黑幕。在移宫案后的天启元年,东林党彻底掌控了朝堂和后宫,掌太后印管理后宫的是他们的劉昭妃,而天启的身边围绕的除了身份低微的奶妈客氏外就都是东林党的人了,是劉克敬和劉昭妃两人将张嫣排为第一名推送入选后决赛,而后再加上赵选侍的极力夸赞才终于让犹豫不决的天启选定了声称家庭“贫甚”却“肥硕”的有问题的张嫣为后。

 

张嫣成为皇后之后,立刻着手清理非东林党的客氏,险些丧命的客氏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危险,东林党的步步紧逼终于将客氏彻底推到了对立面,让她与魏忠贤两人坚定地站到了反东林党的最前线。几年之后,在天启皇帝发现东林党操纵选后的真相后,因为极力推荐选张嫣作皇后而暴露了东林党爪牙身份的劉克敬和赵选侍被毫不留情地处死,“赵选侍未得封号,极与逆贤、客氏不合,先帝即位之后,矫旨逼缢杀之。”“(魏忠贤)驱逐原选熹庙张后之劉克敬于凤阳而亦矫旨杀之。”东林党将这两人之死都写作是魏忠贤假冒圣旨所为,这完全是谎言。从天启不理会客氏的选王氏的劝告,却听从劉克敬和赵选侍的建议选了张嫣为后一事,我们能看出这两人是深得天启信任倚重的,如果没有天启的批准,魏忠贤怎敢对天启的亲信之人下手?

 

而且由于没有天启的首肯,魏忠贤和客氏不敢动皇后张嫣,为了防患于未然,他们只好采取密切监视张嫣的办法,《酌中志》载:“坤宁宫近侍陈德润,逆贤名下也,伺后动静”,及《天启宫词》:“(客氏)阴置名下陈德润,为坤宁宫管事,伺后动静。”

 

按照祖规,为准太子信王选妃是由皇后张嫣主持的。汲取了五年前东林党操纵为天启选后的前车之鉴,为了避免历史重演,魏忠贤自然会密切关注准皇储信王的选妃一事,严密地监视着张嫣的一举一动,这让东林党无法给张嫣传递消息,不知道参选者中哪一个才是东林党瘦马的张嫣自然也就无法舞弊。

 

可惜的是百密却有一疏,虽然劉克敬和赵选侍已被处死,虽然张嫣已被严密监视,可是有一个人却被魏忠贤和客氏忽略了,她就是将张嫣推送入选后决赛的七十岁的劉昭妃!魏忠贤和客氏也不想想先是靠着舞弊的不正当手段获得妃子身份,后又凭借在国本之争中呼应了东林党而得以低微的品阶掌太后印的劉昭妃如何能是个简单干净的人?可是劉昭妃是年已古稀的老人,而老人总是不容易让人有戒心的,而且她只是主持了为天启选后的半决赛,没有直接参与天启选后的决赛,因此而被魏忠贤和客氏忽略,而这一小小的疏忽最终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明朝的未来也因此而被彻底葬送!

 

张嫣被魏忠贤和客氏盯得太紧,东林党无法与之联络,可是70岁的劉昭妃却完全不被人注意,这给了东林党机会。为了不引起魏忠贤和客氏的注意,劉昭妃在半决赛中将周奎的女儿安排作第三名成功地推送入决赛。

 

大家一定会问:劉昭妃上次主持选后半决赛时把张嫣选为第一名,这次为何不像上次一样直接把周奎的女儿安排为第一名?就是第二名也行啊,这排名第三其实就是最后一名,决赛的时候岂不大大减分?

 

这是因为给信王选妃已经不比给天启选后的五年前,天启元年时是东林党把持朝政,事事东林党都能说了算;而今是东林党的死对头魏忠贤主事,由于张嫣作弊胜选的前车之鉴,魏忠贤和客氏对信王选妃是时时关注,劉昭妃自然不敢作弊做得太明显,周氏跟其他参选者相比实在不出众,进前三都勉强,如果把她定为第一或第二,势必被魏忠贤和客氏一眼发现问题,反而是过犹不及,成功的关键是决赛结果,只要能让周奎女儿进入张嫣主持的决赛那么就胜利在握了。所以老奸巨猾的劉昭妃在前两名上表现公正,只在最后一个名额上悄悄做手脚,将周后定为第三名强塞入决赛人选中。因为皇后张嫣被严密监视,为了不被魏忠贤和客氏发现作弊,劉昭妃没有在决赛前告知张嫣关于周奎女儿的真实身份,而是采用了更为隐蔽更为稳妥的方式:积极地参与到信王选妃的决赛中去,在决赛的过程中为张嫣传递消息,以确保周奎的女儿当选。

 

果不出东林党所料,皇后张嫣根本看不上相形见绌的周氏,于是劉昭妃立刻出言建议选周氏,张嫣表示很奇怪,这周氏完全不能与前两名相比,为何选她?再说了,这排名第三不是你老人家原来定的么?现如今怎么变主意了?而且怎么变得如此彻底,居然是自己亲自定下的最后一名!?“懿安后疑后弱小,少颀颀之美,钦迟之意见于色端”,张嫣不愿选明显比不上前两名的周氏,可又不好意思给年老的劉昭妃没脸,于是迟迟不作决定。劉昭妃一看急了,但碍于身边的监视又不敢明说,于是胡乱找了个奇怪的理由“今信王殿下,睿质方冲,黄花女得婚姻配合,自然长大,合得配信王。”这劉昭妃又不会相面,怎能保证周氏未来就一定能长得更好?如果周氏能长得更好,那么排在周氏前面的更为优秀的田秀英和袁氏不也能长得更好么?劉昭妃这一番毫无道理的话说得委婉,但意思就是一定要选周氏。“昭妃力赞之”,这劉姥姥是极力劝说张嫣一定要听她的。

 

这劉昭妃因为来历可疑又身份低下,所以在宫中几十年从来都是谨慎小心,连话都不愿多说一句,今天怎么突然跟换了个人似的,决赛本没她说话的份,可她不但敢于出言干预皇后张嫣的决策,而且还语气坚决不容不听?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事出蹊跷必有原因!劉昭妃因为配合东林党的工作而得以掌太后印,而且张嫣当初就是由劉昭妃推送成为天启选后决赛第一名的,张嫣深知劉昭妃是自己人,再一细瞧劉昭妃的眼色动作,聪明的张嫣立马秒懂,原来这是东林党的意思,周氏是自己人,那还选什么,这周氏就是乌鸦也得把她当凤凰!信王的正妃就是周奎的女儿周氏了!

 

为何劉昭妃在半决赛和决赛中的表现完全逆转?为何劉昭妃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荒唐理由就能让“性骨鲠”倔脾气的张嫣改变初衷将排名最后的周氏推上了正妃也就是未来的皇后宝座,这其中的秘密就是东林党的同党勾结操纵选妃!就这样,本来毫无胜算的周奎之女不但进入了决赛,更是出人意料地被“特拔”为正妃,“名在第三”却被“特拔”揭示的正是信王选妃的不公正的黑幕!

 

超龄老女劉昭妃不但自己是靠作弊上位,而后更是将强盗死刑犯的女儿张嫣和江湖算命先生的女儿周后先后推送上皇后的宝座。没有劉昭妃,张嫣就是再凶悍也只能作个乖乖的妃子,而不出众的周后最多也不过是成为另一个不受宠的劉昭妃,自然也就无法扰乱朝政,劉昭妃舞弊所造成的恶劣后果让明朝付出了惨痛的代价,间接地将华夏民族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也就无怪乎,劉昭妃选张嫣时天象示警!“日中有黑气摩荡,傍晚赤星见于东方,连日久矣。”

 

 

罪恶之源的劉昭妃为东林党扭转乾坤立下大功一件,“赞襄之下,乾坤因而定位矣。”因此名利双收,获得丰厚回报。不但被张嫣和周后感恩戴德,受到崇祯的格外尊奉,其家人也跟着鸡犬升天,刘昭妃的父亲劉应节居然升左都督,后劉昭妃的嫡弟劉岱又袭左都督,晋阶为少保,两赐蟒玉。亲弟劉化也晋升为左都督,赐蟒玉。就连劉岱、劉化的儿子中也有四人被荫封为锦衣卫武官,显达无比。而且更是被东林党美化赞颂,甚至于明亡后她那本是被农民军杀死的嫡弟劉岱,也被美化成殉国的忠烈!

 

《爝火录》明确记载:“兴让与都督冉悦孔、劉岱,俱夹死。”可是满清官修钦定的《四库全书》中的《河南通志。卷六十一》中却不顾事实的写:“(劉)岱,陕州人神宗昭妃之弟,袭父应节爵左都督,寇陷燕京,岱阖门举火自焚,男女百余口无一存者。”

 

众所周知,满清以修《四库全书》为名,而行焚书毁史之实,凡不利于满清的文献都被禁毁,被焚毁的图书超过七十万部,竟连连《天工开物》这种科技著作也不能幸免!吴晗说过“清人纂修《四库全书》而古书亡矣!”,而《河南通志》的介绍“嘉靖中始创为之,亦仅具崖略而已。徵引未能赅洽,考证亦未能精确。国朝顺治十八年,复加续修,条理粗备。黄之隽谓康熙中尝颁诸天下以为式。后阅六七十年,未经修葺。郡邑分并,与新制多不相合。雍正九年,河东总督田文镜承命排纂,乃延编修孙灝、进士顾栋高等,开局蒐讨。”中写得明白,《河南通志》是自顺治朝开始就已经被满清政府热情照顾了。

 

《小腆纪年》有对“劉岱殉国”的谣言的辟谣:“都督周鉴(即收取巨贿祸乱国家的周后的哥哥)、李国柱、劉岱、冉孔悦、驸马都卫冉兴让、锦衣卫千户梁清宏、李国禄,或追赃掠死、或贼东行时杀死;以为殉难者,谬也!(考曰:计六奇曰:『勋臣之死,多不可信;盖为袭爵地也。况主其事者为吾郡之宗伯某某乎!黄金有灵,青史无色矣』)”

 

劉姥姥劉昭妃的家人实被农民军所杀,明末被农民军灭门的不多,“男女百余口无一存者”只能说明劉家作恶太多咎由自取,却被投靠满清的东林党造假美化成劉岱率全家自焚殉国,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也让我不得不思考:就连劉昭妃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小同党都会被刻意地粉饰美化,到底还有什么历史是没有被满清和东林党荼毒过的呢?无怪乎朱慈炤会悲愤地写下“满纸荒唐言”,满清的史书都是荒唐的谎言!

 

一处不查,满盘皆输,魏忠贤成功监视了张嫣,却因为对70岁的劉昭妃的疏忽不查而致使东林党再次成功地左右了信王选妃的结果,导致朱由检被彻底蒙蔽,变成了被东林党利用的否定天启拨乱反正的得意工具。

 

信王选妃中的真正的第一名因为劉昭妃的内应舞弊而失去了本属于她的正妃地位,那么这位被东林党偷梁换柱用周奎女儿窃取了皇后位置的女子究竟是谁呢?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郡智库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 http://www.xwsj.org。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崇祯 皇后 真相 OA软件

上一篇:朱坤明:清军来犯,崇祯皇帝写了四首诗送给她,入京勤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