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钓鱼岛

雍正与年羹尧,奏折朱批里的相爱相杀
2017-12-19 14:47:38   来源:   评论:0 点击:

文:巴迪CAT【娘舅与妻舅,都是自己人】雍正元年正月初二日,时任川陕总督的年羹尧上会陈军务事情请先具稿密呈折。这是雍正即位后,年羹尧...

文:巴迪CAT

【娘舅与妻舅,都是自己人】

雍正元年正月初二日,时任川陕总督的年羹尧上“会陈军务事情请先具稿密呈折”。这是雍正即位后,年羹尧上的第一篇奏折,以当面请示军务为由,请求进京陛见。

雍正朱批“朕安。朕原不欲尔来,为地方要紧。……舅舅隆科多奏,必得你来同商酌商酌。……舅舅隆科多,此人朕与尔先前不但不深知他,真正大错了。此人真圣祖皇考忠臣、朕之功臣、国家良臣,真正当代第一超群拔类之稀有大臣也。”

雍正已经注意到了年羹尧和隆科多互看不起,为了避免自己人窝里斗,他做了许多工作。让年羹尧他知道隆科多其实很尊重他,也表明了自己对隆科多的看法,拔得很高。以前是我们误会他了!语气拿捏亲切诚恳,一个是舅舅(雍正说“孝懿皇后朕之养母,隆科多即朕亲舅”),一个是妻舅(雍正的年贵妃说年羹尧的亲妹妹)无非是希望两人和衷共济。

雍正批给年羹尧的奏折(下同)

【烽烟起,欲作千古榜样人物】

随着西北局势的紧张,两人关系急剧升温。

为了让年羹尧吃到新鲜的荔枝,雍正命六天之内从京师驰驿到西安,珍玩、药品、御书时时赐赠,年羹尧连上“谢赐鲜荔枝折”、“谢赐三鸩砚折”、“谢赐诗扇折”等等。

元年九月初七,年羹尧上“报秋成折”,说陕西境内“秋谷茂盛异常”,有嘉禾祥瑞。

朱批:“有你这样封疆大臣,自然蒙上苍如此之佑。但朕福薄,不能得如尔之十来人也!朕何可谕?勉之二字耳。”

有你一个就够了!还有什么话说?

元年九月十八,年羹尧“奏报启程前往西宁日期折”

这是真的要开打了。雍正朱批“大将军印谕命送于你管理,便于调度。但冲锋冒失之举,你万万不可!稍有不遵、逞强贪功,则大负朕也!背旨之举,十成留小在意,一切处信得及你,一句之谕想不起来,静听你立功报捷之奏耳。”

你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就等你好消息。

四爷,你这样说,年羹尧不拼命也很难啊!

二年正月,年羹尧上“奏谢貂皮褂等物折”,他之前获赐蟒袍、貂帽、御书福字春联、鼻烟壶、安息香等物,说“团龙补服,非臣下之所敢用”。雍正夹批,“只管用,当年圣祖皇帝有例的。”

文末朱批:“实尚未酬尔之心劳功忠四字也!我君臣分中,不必言此些小。朕不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赏尔之待朕;尔不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应朕这知遇。惟将互相励勉在念,做千古榜样入物也。”

【“你是风儿,我是沙……”】

年羹尧二十岁进士及第,三十岁即为封疆大吏,西北功成,为雍正立下不世之功,也为其一帆风顺的仕途再添辉煌。雍正所给予他的荣耀和权力已非寻常人臣可以企及。那真是一段人世间最美的知遇。可惜流传后世的并非君臣知遇的榜样人物,而是反恩为仇、由爱生恨的典范。

紧接着,年羹尧上“奏明接谕旨并谢天恩折”,称“愿世世随圣主左右驱使如意,永永不昧此良因大愿而已。”

雍正朱批,在“永永不昧此良因大愿”几个字上加点,批“吾亦如是。上苍其鉴之也!”

一辈子太短,我们还要到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雍正二年三月,年羹尧上“奏谢自鸣表折”

雍正朱批:“览卿奏谢,知道了。从来君臣之遇合,私意相得者有之;但未必得如我二人之人耳。尔之庆幸,固不必言矣;朕之欣喜,亦莫可比伦。总之,我二人做个干古君臣知遇榜佯,令天下后世钦慕流涎就是矣。朕实实心畅神怡,感天地神明赐佑之至。”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

雍正二年七月,年羹尧上“谢赐荔枝折”,称“心依北阙,不能一日释然者,忽睹圣躬服用之物,心往神驰,安得身生两翼,奋飞御座之前”,雍正在旁夹批:“尔之真情,朕实鉴之。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者,大功告成,西边平静,君臣庆会,亦人间大乐事。”

年羹尧计划冬天进京陛见,二人在夏天已经如此的企盼了。

年羹尧上“谢赐御书词扇折”,称“伏睹辰翰,丰神俊逸,意致超脱,于以极挥洒之精妙,而因知圣躬之安和,感激既深,欣畅难鸣。”

朱批:朕躬甚安。尔父甚健好。都中内外平静,……而卿一人更功居其大半。朕实庆幸之至。中秋届节,将数种食物与你,但愿人常好,千里共蝉娟之句以寄意。

不能与你共度中秋,就把我吃的月饼给你吃吧……

八月,年羹尧上“谢赐鲜枣折”,称“臣之左臂左腿.一月有余毫无病痛”(夹批:朕实实喜欢。进京时不要累着。)

雍正二年九月,年羹尧上“奏报起程日期折”,奏报九月二十四日启程,预计十月十一日到京。

朱批:览奏,朕实欣悦之至。一路平安到来,君臣庆会,何快如之。十一日欢喜相见。

终于要见面了。

【见或不见,该翻的船都会翻】

对年羹尧的迎接规格前所未有的高,文武大臣郊迎,自王公以下都跪迎。年羹尧黄缰紫骝,安坐而过,跋扈之气可想而知。

而就是雍正二年冬天的这场君臣会面,两人关系发展到顶点,随后急转直下。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从下面这篇奏折开始的。

雍正二年十二月,年羹尧返回西安,上“奏报抵署日期并谢蒙陛见折”。

雍正在其奏折上做长篇朱批,写了长长一段论功臣保全名节的话:“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易终功难;为君者,施恩易当恩难,当恩易保恩难,保恩易全恩难。若倚功造过,必致返恩为仇,此从来人情常有者。尔等功臣,—赖人主防微杜渐,不令致于危地;二在尔等相时见机,不肯蹈其险辄;三须大小臣工避嫌远疑,不送尔等至于绝路。三者缺一不可,而其枢要,在尔等功臣自招感也。朕之此衷,天地神明、皇考圣灵共鉴之久矣。我君臣期勉之!慎之!凡人修身行事,是即是矣,好即好矣,若好上再求好,是上更觅是,不免过犹不及。治己愈求治,安己愈求安之论,到底是未治未安也。朕生平不为过头事,不存不足心,毋必毋执,听天由命,从来行之,似觉有效。但未知收原结果如何耳。虽然,亦自择其益者行之,岂为眼耳鼻舌之累,以乱此意,以害此身乎!”

开始变调了,像不像一个从热恋中突然清醒过来的人,对之前所做的事情感到莫名其妙。开始讲道理了,就是不爱你了,年羹尧你这么聪明为什么不明白?

雍正三年二月初二,出现了“日月合璧,五星联珠”的天文现象,如此“祥瑞”给了群臣上表称贺的机会,他们纷纷称颂圣君夙兴夜寐,励精图治。年羹尧字迹潦草,又把“朝乾夕惕”写为“夕阳朝乾”。雍正以此为题,发出上谕:“今年羹尧既不以‘朝乾夕惕’许朕,则年羹尧青海之功亦在朕许与不许之间而未定也。朕今降旨切责,年羹尧必推托患病,系他人代书;夫臣子事君,必诚必敬,纵系他人代书,岂有不经目之理?观此,则年羹尧自恃己功,显露不敬之意,其谬误之处,断非无心。”

这个不是朱批,是上谕,相当于“群发”,是公开的指责。

你们如胶似漆的时候,你把皇帝写的序言自行修改一下,他还很高兴,说你改得好。要翻脸了,你写错别字也是后果严重的。

你是渣男,我是怨妇

雍正三年三月,年羹尧上“谢恩折”,称病求退。

“臣自受职以来,二十余年食禄图报,不知量力而为之,至于今日,心血耗损已极,精神日见短少,(夹批:你的精神再不得短少)而任大责重,惶惊无地.惟恳圣主鉴察臣心,频施教诲(夹批:你不用朕教诲,你若肯自己教诲,尽足用矣!),臣当时时遵守圣训,尽此心力,以求始终保全已耳。”

文末朱批:凡有言及你病者,朕皆难信矣。况你再不得病?不用这些作为,君臣彼此徒寒心耳。

以前你说有病,他很心疼的。

现在你说有病,他不相信的。

年羹尧又上“奏明因精神不足办事不能周到折”,称“非藉病推倭而干事不尽心竭力也。……圣恩之于臣如此其极,臣亦实不肯有所作用以自蹈于天地鬼神之所不佑(夹批在“不佑”旁写了“共诛”),伏析圣慈垂鉴。

你对自己说话太客气了,大概对严重后果估计不足啊。

雍正三年三月,年羹尧上“奏明蒙古等来京令由边外行走缘由折”

朱批:“你实在昏愦了。……岂有此理!你忍得如此待朕!朕实愧而下泣,即此字,朕实含泪对灯书成者。时常将头抬一抬,将心抚一抚,朕亦时常如此自问也。”

真是不忍直视啊,搞得像怨妇控诉渣男,不难为情么?

雍正三年四月,年羹尧被调离西北,任为有名无实的杭州将军,上“奏谢调补杭州将军折”

朱批:“……朕览之,实实心寒之极!看此光景,你并不知感悔。上苍在上,朕若负你,天诛地灭:你若负朕,不知上苍如何发落你也。……你这光景,是顾你臣节、不管朕之君道行事,总是讥讽文章、口是心非口气,加朕以听谗言、怪功臣之名。朕亦只得顾朕君道,而管不得你臣节也。只得天下后世,朕先占一个是字了。言及此,朕实不能落笔也。可愧,可怪,可怪!”

哎,奇怪!太奇怪!不过话说回来,年羹尧不遵臣道,是不是你惯出来的呢?

此后,年羹尧再上“请假半年养病折”、“奏辩范时捷所参各款折”、“剖辩伊都立所参各款折”、“剖辩李维钧所参各款折”,或为自己辩解,或认错求饶,但再没有收到雍正的私信回复。

【秀恩爱,死得快】

三年九月,年羹尧被逮至京城,十一月,年贵妃病逝,十二月年羹尧被赐寓所自裁。

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来评价这段过往,实非持平之论。年羹尧的确是恃宠而骄,僭越擅权,有其咎由自取的成分。但在那汹涌澎湃的激情面前,谁还能保持清醒呢?他用生命再次证明一个真理:没事不要秀恩爱,秀恩爱,死得快!四爷对年羹尧的感情很大程度是真实流露,而非惺惺作态。数年之后,在引见某位官员时,雍正称赞其“人十成明白,有力量,像年羹尧。”雍正晚期评价潜邸旧人中只有两位是真正可用的,年羹尧有才气,傅鼐忠厚。可见,在内心深处,雍正还是很欣赏年羹尧,他自己说,“年羹尧深负朕恩,不得己执法,……以为人臣负恩罔上者诫。”君权不容僭越,这大概道出了他的真实心声。

清朝的支配体制具有浓厚的“一君万民”色彩,即全体人民都直接统合于皇帝的支配之下,而不允许特权集团的存在。如果以这种视角来看,雍正时期的各种政策都是比较典型的例子。雍正极力批评和打击满洲人、汉人双方的支配集团中特权主义与结党谋私的习惯,明确地提出不论出身、只要有才干就可以晋升的理念。甚至于他实行的“豁除贱籍”,给予前代以来被歧视的贱民集团“改业为良”的机会,也是这一系列政策之一。围绕年羹尧所结成的“年党”可以左右西北政局,以年羹尧为代表的“潜邸旧人”把持地方财政要职,同气连理,党同伐异。从激情中清醒过来的四爷如何能够容忍?在料理年羹尧的同时和之后,许多“潜邸旧人”纷纷落马,比如为他谋位尽心献策的戴铎、他的连襟江宁织造胡凤翬。

可以说清代是打破固定身分、促进阶层间流动的一个时代,也可以说是自宋代以来一直发达的君主独裁制度达到顶点的时代。称雍正为“权力最集中的皇帝”,也不是无所根据的。

扯远了,扯多了。

讲真,要真正了解一个人,得看分手后他怎么待你。雍正给年羹尧最后的话是这样的:“尔自尽后,稍有含怨之意,则佛书所谓永堕地狱者,虽万劫亦不能消汝罪孽!”

永诀之时,能说出这样话来,是不是秒杀一切霸道总裁呢?各种萌和各种撩的背后,也许这才是更真实的雍正吧。

让我静静!

本文转自公众号:书法入门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郡智库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 http://www.xwsj.org。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雍正 朱批 奏折 OA软件

上一篇:边疆危机如何影响近代中国的国家形态?
下一篇:黑人条件太好 缺乏文明催化剂所以自古就落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