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钓鱼岛

山西阳高县信用社管理混乱致农民被冒名贷款
2016-07-25 14:54:4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近一段时期,因借冒名贷款而导致银行与群众矛盾的案例屡见报端。作为金融机构的有机组成部分,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也存在这种现象。信贷...

近一段时期,因借冒名贷款而导致银行与群众矛盾的案例屡见报端。作为金融机构的有机组成部分,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也存在这种现象。信贷是农信社的命根子、生命线,加强贷款管理,杜绝借冒名贷款成为一项重中之重的工作。

 根据阳高县农民陈江等6人向记者的叙述,记者对这起事件有了大概的了解。他们前一段时间准备贷款做点小生意,却被告知有贷款未归还记录,不能进行再次贷款,感到莫名其妙的当事人来到银行看到了自己的贷款记录。原来2013年7月他们6人每人名下都有了一笔10万元的贷款,都是从阳高县信用联社办理的,到现在本息都未归还。这是怎么回事呢?思绪一下回到了3年前,他们6人都是亲戚,还是3对夫妻。2013年准备贷款做一些生意就去阳高县信用联社去办了相关贷款手续,当时信用社的主任谢立新说,贷款没有办理成功。既然没办成怎么现在有了贷款呢?他们几次三番的找到了谢立新,谢立新终于承认贷款是被他挪用了,并写下了保证书说明,承诺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连本带息全部由他还清。据当事人陈江讲:“谢立新给写的保证书明确表示,以陈江、杨治违、席美利等六人身份证所贷60万元被他挪用,六人均分文未见”。本以为很快事情就结束了,可到了6月30日,归还本息的事情没了踪影,这下当事人慌了神,马上到还款日,自己就要背负连本带息十多万元的外债和不良信用记录,万般无奈只有向媒体求助。

借冒名贷款:是借款人存在,但合同借款人与资金实际使用人非同一人。

主要形成原因:一是贷款三查尤其是贷前调查没有落实到位,存在调查走形式更有甚者形式也不走,直接“闭门造车”;二是审查不到位,在贷中审查环节,对各种证件、指纹和签字等缺乏必要的再验证,当然有的各种证件是真的,但是不符合借款人意愿,属于违规盗用;三是贷后跟踪不到位,对于借款合同中早已明确的贷款用途不进行跟踪调查,不闻不问.\

  图片说明:被贷款人在大同市中国人民银行准备查询银行信用记录

7月12日下午记者来到了阳高县农村信用社联社,见到了联社副主任胡艳珠,说明来意后,胡主任说,理事长不在,我也是刚上任不久具体情况不清楚,谢立新3月份已经被免职 。随后在胡主任的安排下我们见到了谢立新本人。谢说:“保证书是我写的,你们要是代表当事人和我协商归还贷款一事就说,想问其他的我一概不知也没必要说。”

\

图片说明:谢立新本人

根据谢立新的态度,似乎觉得他有难言之隐或者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内部人员的参与和配合,借冒名贷款是很难成立的。在该案例中,谢立新作为信用社主任,是否是利用职务之便钻农信社管理审核上的漏洞还是有一个利益团伙在背后指使其担当替罪羊。纵观近年来银行系统不断出现的违规放贷,对有关责任人的处理偏轻,往往以经济处罚代替行政处分,或者内部处理,很少移交司法机关。过低的违法违规成本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借冒名贷款行为的发生.\

   图片说明:被贷款人在中国人民银行打印的借贷查询记录

7月13日上午记者来到了山西省信用联社大同办事处,切实体会了一下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囧境。在门卫值班室等候了一上午,好不容易接通了一位负责纪检工作人员的电话,却被告知:“我们这不见记者,也不管这事,你们哪来哪去吧”。当日下午记者找到了大同市银监局的张主任,张主任看到材料后非常重视当即表示,成立调查组一切按法律法规办事。

7月18日,记者再次来到阳高县信用联社想一问究竟。贾刚理事长电话中对记者说到:“这是前任理事长的事,与我无关,现在没有必要接受你们的采访,等上边调查结果出来再见都不迟。”推的干净啊!这是前任的事,难道这不是阳高县信用联社的事吗?

7月19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山西省信用联社大同办事处,作为山西省信用联社驻大同市的行政监管监督、业务指导管理部门还是拒绝了记者的正常采访活动。办事处办公室主任冀永青在电话中再三质问记者:“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们是一个普通记者能干什么呢?只不过是想了解事情的真相,可却被质问想干什么?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想干什么呢?

阳高县信用联社现任理事长贾刚将谢立新一事推给了前任理事长,于是记者在大同市新荣区信用联社见到了调任该社理事长的刘忠。刘说:“他对谢立新的这些事也不清楚,谢是基层信用社主任,也是一个独立的法人,因此在贷款10万元以下不用联社批准,利息催收都是谁放贷谁负责。联社管的事情太多,有时没法监管。”

事情到现在已基本明了化,一起很典型的借冒名贷款,各级机构及相关责任人相互推诿,把责任的认定寄托于大同市银监局的调查结果之上,这难道是一种正常的普遍现象吗?

截止目前,记者还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调查结果回复,事情会如何发展,记者将继续跟踪关注。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郡智库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 http://www.xwsj.org。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阳高县 山西 信用社 OA软件

上一篇:强降雨致西安和咸阳689人受灾 经济损失389万元
下一篇:【治国理政地方谈】重庆梁平县县长任“总河长” 意义何在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