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钓鱼岛

学者:苏联大清洗死亡不足百万 西方夸张到千万
2015-06-11 12:06:33   来源:县委书记网   评论:0 点击:

  赫鲁晓夫和斯大林(资料图)  长期以来,关于苏联三十年代大清洗运动中抓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流放多少人,在国内外学界-直争论不清...

\

  赫鲁晓夫和斯大林(资料图)

  长期以来,关于苏联三十年代大清洗运动中抓了多少人、杀了多少人、流放多少人,在国内外学界-直争论不清。此前社会上流传较多的是西方的观点,如英国史学家罗伯特·康奎斯特认为在一九三六至一九三八年至少有六百万人被捕,三百万人被处死,二百万人被埋葬在集中营;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在其《大失败》一书中认为在斯大林时代“有数百万人惨遭杀害”,受迫害的人数“可以绝对有把握地估计不少于两千万,可能高达四千万”。苏联解体前后的苏联俄罗斯学术界更是热衷于这个话题。苏联国防部军事历史研究所所长德·沃尔戈科诺夫认为从一九二九至一九五三年总共有-千九百五十万到二千二百万苏联公民成为斯大林镇压的牺牲品。

  苏联解体的直接过程与戈尔巴乔夫当政后一九八七年重新评价历史密切相关,重点涉及对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苏联社会体制的评价。重评历史主要是从考证当年大清洗的数字开始。-方面触目惊心的镇反内幕促使人们思考旧体制的弊端;另-方面一些肆意歪曲、夸大的镇反数字成为苏联社会主义“暴政”的证据,导致全盘否定苏联历史,造成人们思想的混乱,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动荡,最终酿成国家的崩溃。

  关于大清洗的时间目前学术界有两种主要观点:一是认为整个斯大林执政时期,即从二十年代末到五十年代初都是“大清洗、大镇压”时期;另一种观点认为“大清洗”特指一九三七年到-九三八年。

  在苏联正式场合最早批判斯大林、最早使用“大镇压”这个词的是赫鲁晓夫。一九五六年二月他在苏共二十大秘密报告中,第-次指出斯大林实行了“大规模镇压”。他似乎不同意“二十年代末就有了镇压行动”的观点,在报告中谈到斯大林-九二八-------九二九年与托洛茨基、布哈林等人的斗争时说道:“我想特别提请注意这个事实,即在与托洛茨基等人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时并没有对他们采取极端镇压措施,这场斗争始终是在思想领域进行的。只是在过了几年后……才开始了对他们的镇压行动。这是发生在-九三五---一九三七---一九三八年期间”。很明显,赫鲁晓夫没有把“镇压时期”扩散到斯大林执政的其它年份。

  长期以来俄罗斯学者也都传承这个说法。近年出版的由俄罗斯著名学者弗·沃洛布耶夫院士领导的教材审定委员会审定的《俄罗斯历史》教科书,仍把“大镇压”年代划定在“一九三七---一九三八年”。

  从实际情况看,一九三七年被判死刑的人数是一九三六年以前年份的十倍乃至几十倍以上,这也是-九三七年和以前相比具有重大区别的理由。

  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七日,苏联内务部发出由贝利亚签署的“关于取消-九三七年第00486号令”的第00689号令,要求改变以前“对‘人民的敌人'要连同其妻子和家属一起逮捕”的做法,除非“有确切材料证明他的家属在从事反苏活动”。表明大清洗运动开始改变过去大规模抓捕的行为。统计数字表明,一九三八年-年被处决的所谓“反革命”就高达三十万人以上,而在一九三九---一九四O年两年间就急剧下降到4201人。这说明一九三八年后,镇压的狂潮逐渐减弱。所以大清洗运动应当是在一九三八年底结束。

  以往关于大清洗数字的夸大,除材料来源不同外,还由于对一些概念理解错误造成。

  布热津斯基在其《大失控与大混乱》中引用的大清洗数字均不是自己的研究结果,他是借用英国史学家罗伯特·康奎斯特《大恐怖》一书的数据。《大恐怖》一书-九六八年出版后,曾被译为三十一种文字在世界各地不断再版。后来各国学者关于大清洗的数字大多引自该书。该书自称资料主要来源于三十年代、六十年代官方公布的文件及有关资料、受害者本人资料、苏联叛逃者在国外所写回忆录、-些当事人的回忆录及“二战”时期被德国人掠走的部分档案资料。但这些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大清洗档案资料。可资证明的是,正如俄罗斯学者阿·杜金指出:“直到一九八五年春天,无论谁都没有可能利用真正的档案资料分析三十---五十年代祖国历史上痛苦的一页。”阿·利特温写道:“一九九一年八月后,随着部分早期秘密档案的解密,才开始真正研究大清洗问题。”

  曾经被关押十余年的俄罗斯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认为在监狱关押了二千万到三千万人。但在涉及成千上万人、长达若干年的数据时,仅凭记忆显然是不够的。所以尽管是当事人,并非就都能客观、准确反映当时情况。后来他承认“关在监狱里的人容易夸大被关押者的数量”,并在其名著《古拉格群岛》写道:“因为我看不到档案资料,所以没有写古拉格历史的企图。”

  德·沃尔戈科诺夫关于-九三七---一九三八年被镇压人数,又说三百五十---四百五十万,又说四百五十---五百五十万,同一内容相差二百万,原因何在?他自己承认:“没有掌握关于一九三七至-九三八年受害者的正式统计资料”,因此他宣布只要把国家统计的数字公布出来,他的“这个估计是可以推翻的”。德·沃尔戈科诺夫的著作出版于一九八九年,他当然不可能掌握有关资料。

  因此,罗伯特·康奎斯特,德·沃尔戈科诺夫,罗伊·麦得维杰夫,索尔仁尼琴等这些早期研究大清洗问题的人,在俄罗斯档案材料公布后,其夸大的数据已经遭到很多俄罗斯史学家的批判。

  苏联三十年代主管被镇压者的机构是苏联内务部(-九三四年以前称国家政治保安总局,一九三四---一九四六年称内务人民委员部,以后称国家安全局)所辖的劳动改造营管理总局。只有他们掌握被逮捕、处死、关押、流放的人的原始档案资料。

  让我们引用他们公布的数据。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郡智库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 http://www.xwsj.org。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苏联 学者 OA软件

上一篇:俄学者:中国是亚洲抗战做出最大牺牲的国家
下一篇:中缅学者关于中国远征军的对话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