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钓鱼岛

五位掌旗使的排名问题
2013-08-07 14:35: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五行旗首次出场,是在光明顶下与昆仑崆峒两派混战,因为峨眉派的突然加入,导致锐金旗、洪水旗和烈火旗败北,锐金旗掌旗使庄铮战死,锐金旗众人集体被俘。

  五行旗首次出场,是在光明顶下与昆仑崆峒两派混战,因为峨眉派的突然加入,导致锐金旗、洪水旗和烈火旗败北,锐金旗掌旗使庄铮战死,锐金旗众人集体被俘。

  这场战役中有个细节值得留意:庄铮死于灭绝剑下后,洪水旗中有人叫道:“庄旗使殉教归天,锐金、烈火两旗退走,洪水旗断后”,紧跟着“烈火旗阵中旗号一变,应命向西退却。但锐金旗众人竟是愈斗愈狠,谁也不退。”

  洪水旗见状,又嚷嚷开了:“洪水旗唐旗使有令,情势不利,锐金旗诸人速退,日后再为庄旗使报仇”,可锐金旗的反应是“请洪水旗速退,将来为我们报仇雪恨。锐金旗兄弟,人人和庄旗使同生共死。”在此情况下,洪水旗表示誓为锐金旗复仇,然后退走。

  这里出现了三种可能性:一是五行旗的掌旗使确有排名先后之分,尽管级别相同,但其中一个主管全面工作,而且很可能是洪水旗的唐洋。因此,洪水旗不但可以要求失去掌旗使的锐金旗退走,也可以号令烈火旗退走(考虑到锐金旗的庄铮和洪水旗的唐洋都参加了此役,烈火旗的辛然应该也在现场)。

  第二种可能性则是五行旗的排名依照“金木水火土”的俗例,锐金旗为先,洪水旗在烈火旗之前,所以当锐金旗庄铮战死后,洪水旗唐洋就顺理成章成为现场最高领导,所以烈火旗立刻“应命”。

  还有一种可能性,则是五位掌旗使并无排名先后之分,但唐洋本人较之辛然更敢于担当,在庄铮战死后,他立刻决定由本旗断后,掩护锐金和烈火二旗撤退,而烈火旗的辛然则略欠担当。

  我个人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五行本就并列,且五行旗的队伍差异只体现在兵种上。但在管理中,时常要遭遇临时指定总领者的情况。本来这也不是什么难事,设置一个主管全面工作的岗位,进行内部提拔既可。但在阳顶天时代,明教的内部管理以兄弟义气代替组织制度,这也是阳顶天死后,明教群豪谁也不服谁并陷入内乱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这种粗放式管理状态下,五位掌旗使的沟通依靠的是彼此间的交情,如果人为制造排名先后,反倒会让这些大老粗们心生情绪。若另行安排一个外人统领五行旗,又会在缺少制度保障的情况下,引发五行旗的强烈反弹。

  需要常设一个总领全局的岗位,但设这个岗位又会让大家有情绪,咋办呢?用“金木水火土”这个约定俗成的说法来排名,反倒成了虽不规范、但却简单直接让人容易接受的办法。尤其是对于五行旗的这群粗人,简单直接的办法往往更有效。

  但第三种可能中所提出的“唐洋比辛然更有担当”也是事实,因为在那个关键时刻,即使烈火旗排名低于洪水旗,但作为现场最高领导之一,辛然理应发声。也正因为这种现场表现的差异,唐洋后来一度得到张无忌的看重。

  在张无忌入主明教后,明教的内部管理开始迈向制度化,层级管理逐步细化,对五行旗的掌控大大加强,屠狮大会上的“军事演习”说明,其直接指挥者是杨逍——在有制度作为保障的前提下,派一个外人统领五行旗已具备可行性。

  很多人忽视了这样一个时期:张无忌接任教主之后到蝴蝶谷大会之前的这段时间。该时期极其短暂,但却极微妙。这是新领导到位的过渡期,你自己想想,你单位要是换了新的一把手,开始那个阶段是不是有点怪?领导要摸底,要熟悉情况,大家则想着该如何表现,有些人像打了鸡血,有些人按部就班,有些人谨小慎微,气氛往往微妙。

  张无忌入主明教,结束了此前四分五裂的局面,群情高涨,喜迎美好新时代,在这个当口,谁不想好好表现一下?

  所以,发生了下面两个细节——

  一是六大派撤离光明顶之后,丐帮带着一群二三流帮派趁火打劫,杀上光明顶,张无忌带领众人下秘道暂避,养精蓄锐后决定从秘道中出击。这是张无忌上任教主后的第一战,人员安排不可能有大变化,而且战事难度极低,调遣方面也比较随意,当时大家列队听令,“东首是明教五旗:锐金、巨木、洪水、烈火、厚土,各旗正副掌旗使率领本旗弟兄,分五行方位站定”, “由巨木旗掌旗使闻苍松总领,自东攻击”。

  这个安排的根据显然是金木水火土的序列,锐金旗掌旗使庄铮已经战死,由副使吴劲草接任,但书中并未明确他接任的具体时间,而且即使此时已经接任,他之前被灭绝砍掉一臂,短期内难以恢复。所以,此时的五行旗就由下一顺位的巨木旗闻苍松暂时统领。

  二是当张无忌第一次人手分拨后,明教众人下山,突然发现六大派中人的尸体,又见到一批峨眉弟子出来寻找灭绝等人。双方一接触,峨眉弟子们就说是不是你们这群妖孽害了我们师尊,明教中人不承认,峨眉弟子表示不信。不信?那就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告诉你们咱明教要灭了你们易如反掌,只见“洪水旗掌旗使唐洋左手一挥,突然之间,五行旗远远散开,随即合围”,事件解决后,唐洋又“待韦一笑、殷天正等一一走过,这才挥手召回五行旗”。

  这事儿是临时起意,并无事先安排,张无忌等教内高层都在,而且面对的是一批毫无威胁的峨眉平庸弟子,有走程序、请示领导的时间和空间。唐洋却直接“左手一挥”,说明他已经取得了五行旗的临时指挥权。

  这个临时指挥权的授予自然来自新任教主张无忌。咱们都知道,第一印象很重要,冷谦在光明顶上的寡言和相对克制,被张无忌看在眼里,日后将之提拔为刑堂执法。唐洋在保卫光明顶一役中,三旗溃败之际,他一度提出由自己断后,而烈火旗的辛然则没有这样的表现,张无忌显然也看在了眼里。但唐洋的指挥权很快便失去,蝴蝶谷大会确定了五行旗隶属总坛,此后五行旗的历次集体行动,直接指挥均是杨逍。

  官场上常见这种情况:新领导刚到位时,情况尚不熟悉,全靠第一印象,让你暂时主管部门全面工作。后来慢慢熟悉了情况,在组织架构、人事等方面综合权衡考虑,也许会另外安排其他人选。五行旗的指挥权之变同样源于张无忌的综合考虑,唐洋暂时主管全面工作,是因为他的敢于担当,但当张无忌熟悉明教情况后,就会发现在五行旗内部提拔一个人显然存在弊端,如果人为制造排名先后,反倒会让这些大老粗们心生情绪。

  五行旗此前表现出的极大独立性也说明,如果不在组织架构上对其进行约束,管理上就会出现问题,任何领导都不希望手下有一股势力呈现自立山门的架势。也正因此,在蝴蝶谷大会上,五行旗的职权范围和隶属问题都重新明确,进入了总坛直管时代。 

版权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郡智库网,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中郡智库网", http://www.xwsj.org。违反者本网将有权追究其法律责任。
② 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的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③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五位 OA软件

上一篇:进可上纲上线,退可视而不见
下一篇:新时代的语义“鬼城”传染 山寨蔓延

分享到: 收藏